首页 >> 陶慧敏丈夫

2019年第一期出什么马:东阳社区服刑人员参与全国文明城市创建

标签:2019年第一期出什么马 陶慧敏丈夫 谌龙王适娴 武汉美食节

王源抽烟、粉丝失控,以及三小只的路径分野 品途商业评论

三小只终于出「负面」新闻了。

以往,大众与媒体批判的焦点往往不是他们本身,而是其粉丝群体,盲目撒钱、痴迷应援。 如今,以王源抽烟为历史性节点,那群粉丝自己开始想放弃养成,甚至是脱粉回踩,亲手把偶像拉下神坛了。

事实上,从三小只长大成人并且各自单飞开始,这个结局就已经注定。 2017年,TFBOYS各自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这个曾经以「梦想」「十年之约」做诉求,以「成长」「陪伴」为卖点的青少年组合近两年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合体了。 出道六年,这三个小孩已经从十三四岁的绝对少年成长为生理意义上的成人,同岁月挟裹而来的是扑面的「转型焦虑」。

出道伊始,时代峻峰为三位青少年偶像打造了鲜明人设,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粉丝眼中,王源是软萌傻白甜,易烊千玺是高冷寡言学霸,王俊凯则更像是阳光校草。

而更多的时候,我们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随着三个少年的长大成人,这种人设愈发成为他们想要摆脱的枷锁。

易烊千玺参加《这就是街舞》,拍摄时尚杂志封面,或者是接品牌代言,这些屏幕露出所呈现的风格无一不是「A」爆了,很「MAN」,粉丝及路人的反馈也都是「我崽长大了」,「千玺让我心脏狂跳」。

而王俊凯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后,步调似乎慢了下来,在过去的一整年里,保持在一个略有曝光,但总体半隐的状态。

在大众固有认知里,王俊凯的形象并没有很大的更新,只是透露出想要转型演员的想法。

至于王源,可能是转型意向最强的一位,这种转型或许是经纪公司刻意为之,或许是其本人想要成为硬核男偶像。

先是柏林电影节因给粉丝签名落后《地久天长》剧组,随后奔跑追逐同组演员王景春和咏梅被媒体解读为「一个被粉丝包围着的偶像,为了走向大众眼中的实力派而不断奔跑」,而后是参加《我是唱作人》演唱原创歌曲,中途却情绪崩!…这些都给人一种感受,王源「急了」。 王源的这种「急了」与「转型焦灼」在昨天被搜狐娱乐爆出吸烟后,空前放大。

一众央媒或暗示或明示吸烟有害,一众大V及部分路人转评:人设崩塌、偶像失格。 期间掺杂着粉丝们的声援与控诉,吸烟这个行为将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偶像推向了舆论至高点。 十几个热搜轮番上阵,参与聚餐的一众人等都「榜上有名」,发酵至今日,连欧阳娜娜这种没有参与聚餐的也跟着被拉出来示众,再夸张一点,连英国BBC网站也来掺和一脚。 某种程度上,这根烟成了一个导火索,既点燃了粉丝心中纯洁、乖巧的偶像形象,也点燃了大众对流量红利既得利益者打破游戏规则,私德有失的不满。 对于养成系偶像来说,粉丝是一个与自身有着拟态亲密关系的巨大社群,而TFBOYS作为一个「半成品」出道的养成系偶像团体,平均出道年龄不到14岁,其粉丝大多是一群妈妈粉、姐姐粉或是女友粉。 对于这些粉丝来说,她们看着偶像从默默无闻的邻家男孩一步步成为万众瞩目的偶像明星,粉丝在这其中既投入时间与精力,也投入诸如金钱、技术等社会资本,在这种投入与养成过程中,一种完整的、真实的情感互动在粉丝与偶像之间建立。

我一个朋友点评说,TFBoys崛起之初本身就是迎合了女性的「恋童癖审美」(至于女性的恋童癖审美和女性主义的关系可以另外聊)。

几年发展下来,三个人能摆脱恋童癖审美基本盘的能力排序是易烊千玺、王俊凯和王源,换句话说,王源哪怕在生理上是一个成年人,但是在绝大部分粉丝眼中他的形象仍然是一个男初中生,并且粉丝认为他有守住这个人设的义务。 而抽烟在大众认知中是一个「成年人行为」,对于男性来说尤其如此,这是大众文化产品和道德规训带来的后果。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男生会在初中到高中阶段抽烟,而且往往是集体性的――他们渴望以此获得成年人的力量。

因此王源抽烟的关键点就在于,他通过这个「成年人行为」打破了他的粉丝心中“保持未成年状态”的心理预期。 再考虑到他的人气的相对弱势,粉丝的被背叛感绝对是很强烈的。 实际上,在强养成状态下,粉丝与偶像情感互动更频繁,信任关系也更纯粹。

对于粉丝来说,移情意向更强,投射意味更足。

所谓投射,来自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他认为,投射是从别人身上发现自己的情感、想法或愿望的心理保护机制。

王源的粉丝在社交平台上表露自己对偶像情感时,引用的往往是「乖巧」「礼貌」「正能量」等词汇,这些品质是粉丝的情感认同。

在这种情感投射下,纵使王源在生理上已然是一个成年人,但是在粉丝的眼中,他仍然是一个「乖巧」「礼貌」的薄荷音少年。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递烟是见面礼,在当前社会一些重要场合,男性之间递烟是递名片的跟进措施,而这就使得在大批青少年眼中,吸烟与成熟画上等号。

而另一维度,构建在流量生态上的大众文化对偶像行为向来是不太买单的。

在流量生态里,热点事件在营销号与网民之间疯狂发酵,一个并不算新闻的违规行为放在一个生长在流量生态中的偶像身上就是一场绝佳的文本再加工大赛。

与此同时,早年粉圈的疯狂控评引人反感,近年来流量明星屡次通过数据造假消费注意力也戳中网民怒点。

随着粉圈与流量生态的进一步扩大,大众对流量的敌对情绪,从粗制滥造的影视剧中蔓延出来,逐渐渗透到流量明星的人设崩塌上。

在王源吸烟一事中,大众多是抨击其作为国民顶流,顶着正能量新青年形象拿下一个又一个代言,却在公共场合公然违反规定,「吃下红利,却不承担责任」。

对比王源的激进式成长,王俊凯的半隐与易洋千玺的逆袭显得更加沉稳。 但谁也说不好,在流量小生作品集体失语的娱乐圈,人气的急剧消耗会不会让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也成为下一个被声讨的王源。 这考验的是背后团队,如何拿捏和权衡大众流量的变现与粉丝长远经营之间的矛盾。

文|吴怼怼本文为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的原创作品,责编:。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文章来源:http://liuzhou.zhongte99543.cn/9414

标签:陶慧敏丈夫,谌龙王适娴,武汉美食节